传BEJ48解散、成员转型做主播,丝芭的偶像生意真的“不香”了吗?

蓝鲸财经就该消息进行求证,丝芭方面回应称,BEJ48由于疫情原因,剧场无法开业,所以把部分成员移籍到SNH48,并表示BEJ48还在。

国内娱乐圈多见的是偶像为品牌走入直播间,却很少见像丝芭这样专门设立电商女团。

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近日,丝芭传媒宣布推出全球首个电商女团“浪彩少女After Waves9”,正式跨界直播电商。放着好端端的演艺圈梦不追逐,反倒蹭上了风口,到底是战略调整还是丝芭的偶像生意真的“不香”了?

2019年年初,丝芭就开始了重新打量起这桩偶像生意。当时,丝芭方面曾宣布解散沈阳、重庆以及SNH48 TEAM FT共五支队伍。五支队伍原有成员部分将移籍到SNH48 GROUP其余队伍,同时丝芭宣布成立“完全基于互联网的偶像养成运营模式”的IDOLS FT。时隔一年,据媒体报道,以段艺璇、苏杉杉等BEJ48人气偶像移籍SNH48为信号,熟悉丝芭运作模式的相关人员也基本默认BEJ48已经解散。

不过,蓝鲸财经就该消息进行求证,丝芭方面回应称,BEJ48由于疫情原因,剧场无法开业,所以把部分成员移籍到SNH48,并表示BEJ48还在。

即便是BEJ48还在,但丝芭造星这档生意似乎已不再好做了。

不再好做的剧院生意

众所周知,丝芭的造星模式沿袭的是日本养成系偶像团体AKB48。

2016年,丝芭与AKB48因为利益问题分道扬镳后,丝芭创始人王子杰很快便带领上海、北京和广州三地团体壮大:每团各自有3-5支小队,另外各团还有若干预备生、海外训练生以及未入列的队员。光占据一线城市还远远不够,丝芭又相继在沈阳和重庆成立团体。

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尽管这并非丝芭首次传出解散团体,此次调整的动作惹人注目在于直接动摇了三大主力团之一。

在从事演艺行业的人士眼中,北京向来是偶像经纪公司发展重地。因此,北京丝芭(后简称“北芭”)悠唐星梦剧院“失守”还是拥有非比寻常的意义。这同时也解释了BEJ48当下为何宁愿移籍后再招募,也不愿暂时迁往北京周边地区“求一条活路”。

不过,同样是驻扎在一线城市,为什么倒下的是BEJ48,而不是GNJ48和SNH48,北京疫情复发可能只是那“最后一根稻草”。

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结合丝芭方面回复,北芭悠唐星梦剧院租金以及人员开支确实是支出的一大项。除了staff团队(类似于运营团队),蓝鲸财经记者了解到,丝芭也存在支付预备生一些底薪的情形。

而剧场演出带来的营收虽不如总决选粉丝“真金白银”往里砸那样来得轰轰烈烈,巅峰时期仍然不容小觑。“之前很多场次都需要抽选(相当于“摇号”)”,一位先后花费上万元单推丝芭某位偶像的粉丝向蓝鲸财经记者展现了一张新公演首演时的门票销售截图,无论是VIP、普通坐票还是普通站票都超过最大承载上限,其中一张VIP门票和普通站票都接近6位粉丝在抢。

按照丝芭官网显示的票价,普通坐票和普通站票同等价位,约128元每张;VIP票价则为228元每张,且VIP票需要满足一定丝瓜积分,积分的主要来源于粉丝购买专辑、周边积攒。目前,丝芭还推出超级VIP座,与VIP票同等标价基础上需要积分竞价,如若满场,收益也非常可观。因而,在北京直到7月才允许开放剧院的这段时间里,演出被叫停对于北芭来说损失并不小。

为什么说疫情可能是“最后一根稻草”?在北芭“J队”前staff看来,北芭陷困一定程度上也与北京管理层一直以来决策相对保守有关。公开资料显示,虽然都隶属上海丝芭文化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但北京、广州、上海、重庆等地都拥有各自的管理主要成员。

“很多时候北芭团队提出一些比较好的策划 但是上海、广州都没有做过,管理层就会搁置。很快上海、广州做了,北芭才跟着后面进行。”上述staff认为,久而久之,这就给粉丝造成一种北芭永远跟在他们后面,有时候很多策划明明是北芭先做,外界也会有记忆误差。

跨圈转型谋自救

在“风雨”来临前,今年丝芭总决选上看似依旧是一片热闹景象。

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以总决选冠军为例,2020年第七届SNH48年度总决选上,孙芮共获得近353万票、1235万元。而2018年、2019年双冠李艺彤分别获得近40万票1400万元、148万票518万元。不难看出,票数和创收增长并不同步。

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一位粉丝告诉蓝鲸财经记者,“2017、2018年时一票还是以35元计算,现在的话35元能有十票了。2018年票数放到现在也挺能打的。”用粉丝的话来说,“祖上真的阔绰过”,而现如今单是从冠军的创收来看,缩水都很明显。丝芭整体的流量下滑也可见一斑。

在粉丝口中堪称“盛世”的2017、2018年,丝芭不仅构建出完整的“剧院演出+外务(主要是商演)+总决选”营收模式,更重要的是在资本市场也真真切切风光过。2016、2017年两年时间,丝芭传媒先后完成三轮融资。

2018年内地娱乐圈开启“偶像元年”,外界等着丝芭描摹更为广阔的偶像蓝图时,丝芭的资本进程却停在了“偶像元年”前夕。对于当初领投的华兴资本而言,他们看中的是丝芭传媒的偶像团体孵化及运营能力,粉丝黏性高,已形成成熟的偶像经济运作模式。

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而眼下,无论是从应对疫情的抗风险能力,还是利用与粉丝粘性创收能力,丝芭显然一时都未能招架得住。

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新的市场在迫使丝芭走出来。放在过去,丝芭传媒CEO陶莺认为,SNH48是以剧院为圆心,对粉丝挖掘的深度为半径所构建的粉丝经济生态从而实现价值变现。

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近年来,丝芭整体的战略反而都像是在跨越小剧院那个生态圈。关注度较高的就是走出“河内”总决选,迈向《青春有你2》、《创造营2020》这样受众圈层更为广泛的选拔。诸如许佳琪、赵粤这样原本在总决选中排位已经靠前的成员都再度通过选秀高位出道,被更多的人、品牌所熟知。

同样,在很多粉丝认为“偶像降格”的转型成主播,一来被丝芭认为是引进外部流量的窗口,二来利用粉丝强大的氪金能力也能直接解决创收上的困境。

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但就像李佳琪无法成为明星一样,偶像也不可能随随便便成为头部主播,带货量低、“翻车”早已见怪不怪,丝芭的自救能否成功仍有待验证。

新华网_让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离你更近 深圳市人民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门户网站-深圳 中华网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网 江苏省人民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 重庆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网-重庆市蓝鲸财经-财经信息服务平台门户网站